笑容代替疤痕 玉树地震被救起的“饼干宝宝”长大了

笑容代替疤痕 玉树地震被救起的“饼干宝宝”长大了

“饼干宝宝”初长成:豆蔻少女勇“追梦”

中新网青海玉树6月28日电 题:“饼干宝宝”初长成:豆蔻少女勇“追梦”

作者潘雨洁

午饭时分,才仁永吉和永藏母女俩对坐在餐桌前边吃边聊,房间里宽敞整洁,电热壶中奶茶正沸。

才仁永吉面容清秀,明澈的眼神一如11年前那个婴儿—2010年,她在青海玉树地震中被救起,因一张脸颊沾满血污、小手紧攥半块饼干的照片,被人们叫作“饼干宝宝”。

那时才仁永吉不满一岁,对灾难没有记忆。但提起当年热心援助的武警、医生、市民,母亲永藏眼眶不禁泛红,“他们那么好,我却连声谢谢也来不及说。”

地震后,母女俩搬进水电暖网齐全的新家,虽告别过去“断电、烧牛粪”的日子,要开始新生活却并不容易。2016年,永藏的父亲久病,两个弟弟先后考取外地的大学,求医、供读、养家的重担落在她一人肩上。

要打理生意、陪父亲去北京看病,永藏无暇照顾女儿。从小学起,才仁永吉每天自己起床、梳头、上学,还学会炒菜、洗衣。“她炒的土豆丝,比我的都香,”永藏很骄傲。

靠着多年努力打拼,如今永藏开在市中心的服装店生意稳定,母女俩不仅吃穿不愁,她还为女儿存下一笔将来读书的费用。

“最近,我周围不少店铺陆续开通直播、线上卖货,客源销路越来越广。”永藏说。

而才仁永吉少女初成,脸上的笑容代替疤痕。“我以前喜欢弹,可现在没时间了,”她指指窗台上的电子琴,“从六年级开始,我每周末都要与同学一起补习英语、写作。”

才仁永吉即将升初中,永藏希望女儿去学习氛围更好的省会附近念寄宿中学。

“她还这么小,就要去800公里外生活,今后跟我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。”从才仁永吉出生,永藏便一人抚养,母女从未分开。虽不舍,但为了女儿的将来,永藏还是下定决心。

“过去,我们的父母都是牧民,不太重视教育,”为减轻家中负担,永藏读到六年级便辍学,“当时,像我这样的情况并不少,但现在的家长大都是上班族,对孩子的学习很上心。”

看到其他家长亲自辅导功课,永藏自责又焦急。“没上大学,是我最大的遗憾,”她希望女儿今后找到稳定的工作,“不再像我这么辛苦,也不靠父母、丈夫,自食其力。”

每天,才仁永吉乘车上学,念的还是当初永藏的母校,但“小平房、尘土飞扬的断头路”,已变成宽敞整洁的柏油路,两旁楼房林立、夹道树木青葱,车辆行人往来不息。

“平时,邻近县城、乡村的牧民在市区做生意,每年虫草采挖季回到故乡,一年获得两份稳定的收入,不少人已经在玉树市买了房子。”永藏说。

去年,才仁永吉所在的学校合唱团去上海录制节目,踩在东方明珠塔几百米高的透明地板上,看着黄浦江上的游轮像“一个个小小的三角”,她和小伙伴特别兴奋。

如今,从省外、国外回到家乡的舅舅们成立舞蹈工作室、教英文,才仁永吉也想像他们一样,未来当演员。

“她想去哪、做什么都好,”永藏笑着看向女儿,“但先要好好读书。”

十一年过去,曾经受伤无助的“饼干宝宝”长成健康活泼、勇敢追梦的少女,和她的“同龄人”—重建后的玉树新城一起,释放青春与活力。

责编:胡敏